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小说,贵妃有心疾,得宠着!最新章节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楚月秦恒,主要讲述了:“女施主,也不知道贵府能不能把她送去其他地方,我们上清观也是百年声誉了,从以前到现在,还从未发生过此等事,贫尼实在担心,要是万一哪天她怀孕了,那我们上清观名声,怕是要毁于一朝。”静勉师太说道。“怀………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小说,贵妃有心疾,得宠着!最新章节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免费试读第22章 天大的事

“女施主,也不知道贵府能不能把她送去其他地方,我们上清观也是百年声誉了,从以前到现在,还从未发生过此等事,贫尼实在担心,要是万一哪天她怀孕了,那我们上清观名声,怕是要毁于一朝。”静勉师太说道。

“怀……怀孕?”冯婆子抚着胸口喘着粗气,瓜太大,她差点没被噎死:“师太,这……这话可不能乱说?”

“贫尼是出家人,与她无冤无仇,贫尼为何要乱说?就她现在过去那边的频繁,怀孕那是迟早的事,女施主,你主家可否让她换个地方啊?”静勉师太说道。

“师太,你先别急,先与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她怎么可能跟隔壁龙安寺的和尚有瓜葛?”冯婆子连忙道。

“还能如何,天性如此呗!”静勉师太讥诮道。

将楚月过去那边做饭的事说了一遍,冷哼道:“明着是做饭,背地里不知道干了什么事,那边的和尚送了她貂裘,还送了她上好的炭,前些时候,还叫了大夫过来给她看病,你看看她现在那狐媚子样,多勾人?隔壁和尚的功劳必不可少。”

“天……天爷。”冯婆子再度拍着自己胸口,震惊地无以加复。

她没想到这一次过来,竟然得到了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这简直是……简直是挑战了她的三观与下限。

王妃她……她竟然与龙安寺的和尚有私?

冯婆子呼吸急促,让她缓缓,得让她缓缓,缓过那口气了,她就急不可耐抓着静勉道:“师太,你所言可全部属实?”

“贫尼是出家人,贫尼不打诳语,而且这些事情上清观里都不是秘密了,上次还为了这事闹了一场,我们本来是留不得她的,可是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又是要寻死又是昏厥的,最后我们也只能给她道歉赔礼了。”静勉师太说起来,都是呕心得很。

明明就是有奸情,可硬是被逼得只能过去给她低头!

冯婆子稳了稳心态,问道:“那没准真是过去做饭呢?”

“做饭?女施主你别说笑了,虽然贫尼不知道她是何身份,但是就她那娇滴滴的样子,恐怕就是个自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她的丫鬟不过去做饭,反倒是她过去了?女施主,说这里边没有阴私,你信么?”静勉师太说道。

冯婆子自然是不信的,王妃她是丞相府嫡大小姐,哪怕生母已逝,母族又不受重用,可是也轮不到她做饭。

丞相府嫡大小姐还得亲自洗手作羹,这传出去丞相府那位继夫人可不得叫人笑掉大牙?

所以王妃她是不可能会做饭的,那她又如何过去给和尚做斋饭?

这真真是个一戳就破的借口啊。

“女施主,她犯下此等大错,可否让她去旁的地方静修悔过?”静勉师太还惦记这个。

冯婆子又塞了两锭银子过去:“师太,此事你切不可声张,这事是谣传,老奴我是不信的。”

静勉师太一愣,你明明就信了啊还说不信。

但是低头看到这两锭银子,就笑了笑,说道:“既然女施主不信,那贫尼也没什么好说的,她要住着,就让她住着吧。”

“师太,她每天都要过去?”冯婆子问道。

“你若不信,明日一早贫尼过来喊你,你随贫尼过去躲着,你就能看到了。”静勉师太说道。

于是第二天一早,静勉师太就来喊冯婆子了,冯婆子裹暖和了,就跟着来,还带了个婢女。

然后就一块看到了,楚月心情不错地去了龙安寺。

“这回女施主你信了吧。”静勉师太说道。

此地还不是龙安寺所属,不会有黑衣人发现她带人过来抓证据的。

冯婆子现在是恨不得插翅膀回去禀告侧妃娘娘。

但也看向静勉师太道:“师太是个聪明人,我也不妨跟师太明说了,此事绝不可声张,否则上清观能不能留着都是个问题。”

静勉师太脸色一变,连忙道:“女施主放心,贫尼是出家人,自不会乱嚼舌根。”

“我这就回去禀告主子,要是有结果,会叫人过来给师太送个话。”冯婆子火急火燎地说道。

不过再怎么急,等她回王府的时候,那也是已经到晚上了,秦王侧妃都安歇下了。

但是冯婆子可是一刻钟都等不及了。

“何事,这大半夜的还过来打搅。”秦王侧妃也了解自己贴身婆子,也就召见了她,淡淡说道。

“侧妃,大事,天大的事!”冯婆子激动道。

侧妃心神一动,看她道:“说。”

冯婆子就把从静勉师太那打听来的,给说了一遍,秦王侧妃目瞪口呆:“她,她堂堂丞相府嫡长女,竟然委身给和尚换得钱粮苟且偷生?这怎可能?”

“侧妃,此事千真万确,老奴还有杨婆子那老闺女亲自过去跟那师太去看的,她一大早的,就披着和尚给她的貂裘,上龙安寺的后山去了,那师太生怕她怀了身孕,就想赶她走来着。”冯婆子道。

“怀……怀孕?”前边那瓜还没吃完又来个这么大的,秦王侧妃瞪大了眼,这反应跟之前冯婆子倒是异曲同工。

“就那样,迟早的事。”冯婆子说道。

秦王侧妃抬手道:“你先别说,让本侧妃先理理。”

大半夜的,这消息太惊人了。

要是王妃她真敢干出这种事,那她这辈子就完蛋了,如今王爷只是余怒未消,所以才把她遣送出府,也算是给丞相府一个脸色看。

但是她乃丞相府嫡长女,王爷哪怕再气丞相府那一出移花接木,以次充好,可是迟早也得把人接回来的。

但要是去接人的时候,这位王妃挺着个大肚子,那……

秦王侧妃面带讥讽微笑,心里也是有了主意,看着冯婆子道:“叫人去跟那师太说声,这只是她的妄断,并不符实,我们是信任王妃的,而且我们也什么都不知道!”

“是。”冯婆子立刻明白,笑着点头,又道:“侧妃,那老尼姑是个贪财的。”

“给她送一百两银子,让她把嘴巴闭上。”秦王侧妃嗤了声,淡言道。

“老奴这就派人过去。”冯婆子应下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