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小说无删减,主角白落幽步惊澜

小说名: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

主角名:白落幽步惊澜

简介:周围众人议论纷纷,对着白落幽指指点点,对她皆很是鄙夷不屑,就连原先那些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的公子哥们,此时也都一副厌恶神态。白落霜一边抱着白落雨,一边看着,眼中微不可查地带过一丝嘲讽。就算这小贱人恢复了容貌又如何,还不是成了众矢之。白落雨看着也很是解气,她就算日后再也嫁不得好,没好日子,这贱人也别想过得好。面对她们此番污蔑,白落幽确实想不到辩解的办法。

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全文第24章

不过,仅仅清誉,她也不在乎就是了。
正打算转身就走,突然人群中响起了一道悦耳清冷的声音。
“不是白三小姐推的。”
众人纷纷望去,白落霜二人也觉不悦。
然而都看去的时候,那一瞬间,皆被那说话之人的那一副绝世美貌所惊艳到了。
白落幽也愣住了。
这人,是那日她在巷子救过的大美人,步惊澜的心上人。
她居然也在!
而且——
还穿着一身男装。
沈凤析面无表情走出,用着严肃认真的语气说道:“我方才一直在那站着,已全然将你姐妹三人做了什么都看在了眼里。我只见是白四小姐想推白三小姐下水,因为白三小姐避开了,白四小姐才落入水中。”
众人回过神,对着他那张惊艳的脸,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他是谁?怎么生得这般……美貌?可是哪家姑娘女扮男装?可这身材也太高大了些。”
“这你都不知道,他是沈凤析啊,沈家那位嫡子,不过十五便随着池南王去了边关,在战场上,杀的人不比池南王少。”
“原来是他,自小男生女相,战场上杀敌十分骁勇,和池南王并称为两大神将的沈凤析。”
沈家嫡子,沈凤析,自小男生女相,自小随步惊澜守边关后,便很少回京,所以京城中人对他也不是很了解。
听到周围人议论纷纷的话语,白落幽顿感惊讶。
我去,他居然是个男的?!
男人?!
长得这么一张绝世倾城大美人脸的男人?
思绪散发,白落幽不由想起了曾见过的步惊澜对他的温柔态度,一时间也都懵了。
难道,步惊澜是基佬?
眼前人实在是太过美貌,白落霜即便听到是男子,这心里人就觉得不舒服,甚至还有些嫉妒。
她低下头,故意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态。
“我们不过小小庶女,岂敢陷害嫡女。”
白落雨回过神后也愤怒指责着,“明明是白落幽推我下水,你若是看见了,也该知道,是她动的手。”
沈凤析依旧认真,十分严谨的重复了一遍,“是白四小姐动的手。”
“二位既与她是姐妹,又何必谋害不成还要污蔑她?”白落雨大喊着。
白落幽在一旁听着都不由得翻白眼,这人是怎么能做到面不改色的撒谎的。
以后有时间她一定要将他们的心挖出来,看一看这三姐妹的心是不是黑的,怎能恶毒到这种程度。
白落雨一边喊着一边落泪,委委屈屈。
“明明是她害的我!霜姐姐都看到了,你此时却要来帮她,难道不觉良心不安吗?”
她的委屈倒不像是白落霜这般可怜,颇有一副撒泼蛮横之感。
沈凤析并未受到触动,反而皱起眉头,用着严肃的语气问道。
“白四小姐可知,污蔑太后亲封昭玉宗女会有何罪过?”
白落幽挑了挑眉头,这大美男居然还知道她的身份称号。
姐妹二人居然不知道,白落幽此时看了过去恶劣的勾起嘴角,特意往重了的说。
“轻则笞杖之刑,重则掉颗脑袋。”
白落雨一听身子顿时抖了抖,一时间竟然有些恐慌起来。
要不是有白落霜在一旁安抚着,此时的她只怕早就失态了。
“怎的?四妹妹不怕?”白落幽噙着笑。
许是见不得白落幽得意的模样,白落雨鼓气,依旧不承认。
“我怕什么,是你害我,还道是我污蔑了你,我为何要怕?”
只要她打死不承认,白落幽也不能奈她何。
别人说什么她也要毁了白落幽。
白落幽轻啧,“你若不怕,可否肯与我去见见太后?”
反正太后是站在她这边的,太后也知道她在白府过着怎样的遭遇,一听此事,必然会偏到她这边。
白落霜闻言,脸色身子僵硬住,她可没忘记在慈宁宫外吃憋一事。
太后恐怕早早就知道她们姐妹对白落幽不好的事情,此时要是入了宫太后,太后定会极恼她们,说不定还下惩戒她们。
不行,不能见太后。
“见就见!”
白落雨没有白落霜的脑袋,梗着脖子便就喊道。
此言令白落霜慌了慌,她忙不迭开口,用着镇定的语气说:“等等,方才兴许是我看错了,我适才眼花了一下,如今回想来,三妹妹不曾抬手,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周围人闻言,顿感诧异。
就连白落雨也一脸的不可置信。
“霜姐姐?”
明明是白落霜让她污蔑白落幽的。
她抓住白落雨的手,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在低骂着这个蠢货,“我记得,四妹妹说好似是不小心踩了石块是吗?”
“……”
白落雨不甘,但也看懂了白落霜的意思。
她沉默着不说话,心中又气又闹,甚至还觉得愤怒为什么,为什么她被毁了清誉,而这个贱人却能好好的。
白落霜起身向白落幽道歉。
“看来是我们误会了三妹妹,还请三妹妹莫怪。”
她挑着眉头并未接受,只是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们。
“怎么?就这么怕太后?”
一听她提起太后就改口了。
白落霜没理会她,叫唤来丫鬟,“水中寒凉,还是赶紧将四妹妹带回去。”
说罢,就带着白落雨离开了。
周围的人一脸茫然,即便白落霜已经道歉了,还是有些人觉得定是白落幽做的恶。
散去之后仍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走在出园院的路上,白落幽向沈凤析道谢。
“方才谢了。”
他那精致美貌到妖孽的脸浮现起了一抹笑容,一双桃花眼微调之间满是妩媚含情,“不必客气,我也只是实话实说。”
这抹笑差点闪瞎了白落幽的眼,这男人长得也未免太好看了吧。
好看到让她不禁怀疑。
“你……是男子?”
假的吧?
低头看他宽厚的胸,白落幽有想要摸上去的想法。
“嗯。”
他微笑着点头,望着白落幽的眼神带着一丝怀念。
白落幽啧啧称奇,“瞧着真不像,上回在巷子处,我还道是哪来的大美人,竟长得这般高大。”
他笑笑,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你小时候也曾这般对我说过。”
这像是揉小猫似的动作,令白落幽不喜。
“嗯?”
她略感不解。
小时候?
难道他和原主认识?
在她疑惑间,他露出了一点难过之色,“果然,幽妹妹把我忘了。”
幽……妹妹?
这称呼令她恶寒。
“你儿时还叫过我析哥哥。”
青梅竹马?
她低下头冥思苦想着,蓦然间,想起了在原主小的时候曾经见过沈家嫡子,小时候的沈凤析也长得十分的漂亮,原主将他当做了闺蜜看待,还以为他名字是析格格,也是直到他离开京城前才知道他是个男子。
“我想起来了。”
白落幽恍然。
沈凤析一喜,桃花般的脸上散发着温和笑意,他微微弯腰,轻声问道。
“幽妹妹还愿叫我一声析哥哥吗?”
白落幽裂开嘴,呵呵笑了笑。
她这辈子都没叫过别人哥哥,实在太肉麻。
“男未婚女未嫁,不合适。”
知道她不愿叫,他也没有太为难。
出了园院,白落幽上了马车。
“我先走了,今日之事多谢,日后必会相还。”

1 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