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神医娘亲之锦鲤小萌宝》全章节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神医娘亲之锦鲤小萌宝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凤白泠独孤鹜,主要讲述了:花厅内,东方莲华面色焦灼,手旁放着封信。这封信,如鲠在喉,让她一天都坐立难安。“大嫂,你一下子要那么大笔钱,库房里实在没有。你也知道,这几年公主府的日子不好过,去年药行亏空,府里就典当了不少古董。”凤…

完整版《神医娘亲之锦鲤小萌宝》全章节阅读

《神医娘亲之锦鲤小萌宝》免费试读第46章

花厅内,东方莲华面色焦灼,手旁放着封信。

这封信,如鲠在喉,让她一天都坐立难安。

“大嫂,你一下子要那么大笔钱,库房里实在没有。你也知道,这几年公主府的日子不好过,去年药行亏空,府里就典当了不少古董。”

凤展天那张肥胖的脸上,每一根皱纹都舒展开,显得很是舒惬。

让一个公主求着自己一个平民,这种滋味可真好。

“不过,也不是没法子,真要用钱,就得把杏林春卖出去。不久前,有人跟我开价二百两黄金买药行。”

提到钱,凤展天两眼发光。

“杏林春不能卖。”

东方莲华眉头皱紧。

阿泠说过,杏林春是几家店铺中最好的,若是能盘活,不仅能生财,还能帮助很多穷苦的百姓。

当年,先帝把杏林春作为她的嫁妆,也是希望她能替皇室多体恤民情。

东方莲华私心想要将药行当做嫁妆,交给凤白泠。

“大嫂,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嫁妆,可到底是嫁妆重要还是儿子重要。洛尘的事,要是闹到大哥那,大哥会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把他赶出去的。”

凤展天也知道东方莲华不会答应,他阅人无数,东方莲华怕什么,他拿捏得死死的。

一双儿女就是东方莲华的七寸。

“二叔,你说谁要被赶出公主府啊?”

凤白泠走过来,把凤小鲤递给东方莲华。

凤小鲤也很乖巧,抓起食盒里的一块糕点就往东方莲华嘴里送,东方莲华眉心的愁云这才淡了些。

“阿泠,听说你去了杏林春,我和你娘正说这事。我们觉得既然药行不好做,就卖了,也有个好价钱。”

凤展天一脸忧心。

“这事你得跟我商量,我娘答应了,把它给我贴妆了。”

凤白泠捏着块桂花糕,没有多大兴趣,桂花糕有什么好吃的,哪里有 22世界的奶油蛋糕、冰淇淋好吃,改明儿她有空了,倒刺一些出来,犒劳下家人。

“给你做嫁妆?这么大的事,大嫂怎么能擅自做决定。”

凤展天一听,急得手里的茶杯都打发了,滚烫的开水烫得他呲牙咧嘴。

“二叔,药行是我娘的嫁妆,她爱给谁就给谁,你急什么?”

凤白泠笑了笑,眸光一转,留意到东方莲华手下的那封信。

凤展天才发觉自己失态了。

他神色阴晴不定。

以前的凤白泠,可不敢忤逆他这个二叔。

在别庄住了四年,这个侄女的脾气,他捉摸不透了。

凤展天脸上又堆上笑,摆出了好叔叔的姿态。

“阿泠,二叔是怕你年纪小,不懂得经营之道。你的嫁妆,挑布行米行都行,那都是赚钱的买卖,杏林春每年都亏钱,顺亲王府的人会看不起你的。”

“我也是为公主府着想,毕竟杏林春在亏钱。”

凤白泠见凤老夫人拄着拐杖走来,忙迎上去。

老夫人一看到凤白泠,没什么好脸色。

“听说你封了郡主,架子不小,也不来请安。”

“祖母,我一早听说你回来了,给你买了楚月楼的糕点,这才耽搁了请安。”

凤白泠出四五样糕点,搀着老夫人坐下,手在老夫人的肩膀上揉捏起来。

老夫人年纪大喜食甜软,最爱的就是楚月楼的糕点,只是那里的一些糕点不好买,每日不到中午就卖光了。

凤白泠带回来的几样,都是最难买的。

老夫人素来嫌弃凤白泠,觉得她性格骄纵像她娘,貌丑又嘴笨,简直是一无是处。

可今日却觉得这个孙女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孝顺。

那小手在她那把老骨头身上,弹棉花似的,一起一落,前几日坐车落下的酸疼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

“她就是你和鹜王的女儿?长得白白胖胖,倒还算是体面。”

老夫人已经听说了,这小野种竟是鹜王的女儿。

鹜王听说残废了,可顺亲王家大业大,小野种以后还是个郡主,倒是能给凤府带来一些好处。

“娘,我们正说阿泠嫁妆的事,大嫂打算把药行给阿泠做嫁妆。”

凤展天忙说道。

“那怎么行,药行没了,我们吃什么?”

老夫人一听老大不情愿。

女儿就是赔钱货,用的什么嫁妆。

“祖母,你有所不知,杏林春一直在赔钱,去年赔了五十两黄金。我把它当成嫁妆,带到亲王府,以后就不用公主府补贴,管亲王府拿钱了。”

凤白泠拿出账本,告诉老夫人。

老夫人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可账本最后那个五十两黄金还是认得的。

“五十两黄金,这么多?”

老夫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还以为药行卖药坑百姓钱能多赚钱,没想到是个吞金兽。

“还有杨大夫,他每年都从铺子里拿走十两黄金工钱。”

凤白泠唉声叹气。

一个大夫就要十两黄金!

“就给你当嫁妆了,你好歹也是个郡主,不能太寒碜。”

老夫人满脸嫌弃,心里盘算着,好在还有田赋和三家铺面。

凤展天脸上的肥肉狠狠抖了两下,只觉得天旋地转。

额滴亲娘啊!

五百两黄金,飞了飞了!

凤展天跟斗败的公鸡,扶着老夫人离开了。

“春柳,办得好。”

凤白泠夸奖道,春柳得了表扬,脸红红的,她还不知道,小姐怎么一回府就让她去请老夫人,原来是让老夫人来“帮忙”的。

凤家这俩兄弟,一个薄情寡义,一个奸诈贪婪,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愚孝。

“娘,我听说,弟弟来了信?”

凤白泠笑着坐在东方莲华身侧。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