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倾世医妃主角楚凰歌夜千丞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倾世医妃,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凰歌夜千丞,主要讲述了:袭人和湘儿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凰歌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准夜千丞的脾气,便收敛了许多,不敢再放肆。这几天都相安无事,凰歌在家中憋得也有些无聊,便派了白露去跟夜千丞说了一声,准备以亲自采买药浴所需药物出门躲懒…

倾世医妃主角楚凰歌夜千丞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倾世医妃》免费试读第42章 高热惊厥

袭人和湘儿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凰歌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准夜千丞的脾气,便收敛了许多,不敢再放肆。

这几天都相安无事,凰歌在家中憋得也有些无聊,便派了白露去跟夜千丞说了一声,准备以亲自采买药浴所需药物出门躲懒去。

夜千丞也不阻止她,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呢,太子在西北的势力,他正在派人着手清除。

所以凰歌便堂而皇之的出门了,不过身边依旧跟着人,那就是寒冰。

寒冰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生怕这位王妃一个不开心,把他往死里整。

凰歌去了济世堂,找府中缺乏的两味药,桑寄生和香薷,却不想听见了不少流言。

“你们听说了吗?三皇子之所以从小儿病着,不是因为体弱!”

“不是因为体弱还能因为什么?这可是皇家的事情,你别胡说八道!”

两个人在候诊的时候窃窃私语,神情十分兴奋。

“是因为有人给他下了毒!但是这么多年,宫中太医竟然没有查出来,肯定是哪位贵人授意的了!”

“但是三皇子毕竟是皇上的儿子,寻常一般人也不敢为难他吧……皇上自然不会害了自己的子嗣,难道是说……”

“嘘……这种事情心里知道就行了,何必要说出来!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那他们敢做,我们凭什么不能说……”

几人絮絮叨叨的聊个不停,依然落进了凰歌的耳中。

今日出门凰歌已经改变了装束和容貌,成了一个翩翩佳公子,她给了白露一个眼神,白露径直上去,问掌柜的要凰歌所需要的药。

这时,一个中年妇人抱着大约五六岁的孩童闯了进来,哭喊道:“大夫呢?快叫大夫!”

凰歌皱眉看了一眼,那孩子瘦骨嶙峋,明显营养不良,此时正蜷缩在妇人的怀中抽搐颤抖,眼皮上翻,口吐白沫。

掌柜的见状,也有些惊慌,但是他素来只会按方子取药,别的可不见的会啊。

“钱大夫呢?”掌柜的赶紧问早已经从旁边小隔间走出来的药童。

“刚才有急诊,钱大夫去出诊了!”

药童只不过七八岁年纪,一脸稚气,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犯了那么严重的病,也是慌得不行:“我,我这就去找师傅!”

说着,他就冲了出去。

“救命啊!救命啊!我的孩子啊!”

妇人哭天抢地,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孩子。

凰歌有些看不下去,走过去道:“快把孩子放在地上,你这样抱着他,只会害死他!”

妇人正惊慌失措,见一位年轻俊秀的公子发话,顿时像是有了主心骨,连忙把孩子放下,跪着给凰歌磕头:“公子,你可会医治?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她年近三十才有了这个孩子,没过几年,孩子爹又去世了,如今这个孩子不仅仅是她的命根子,也是他们家的独苗苗了啊!

妇人仓皇地在地上磕头,凰歌赶紧让白露把她扶了起来,亲自蹲下,解开了孩子的衣服让他呼吸松快些,趁机问道:“以前可有这种症状?”

这个孩子的症状跟癫痫很像,如果是遗传病,那就麻烦了。

妇人赶紧摇头:“没有!从来没有过,就是刚才,我带着孩子在街口卖东西,他忽然就这样了……”

“那他父亲或者你可曾有过这样的症状?”为了排除遗传的可能,凰歌又问了一句。

“没有……家里的人从来都没有……”

说着妇人又自责地哭了起来,如果不是她没本事,这么热的天,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跟着她出来受罪呢……

她这么一描述,凰歌却明白了,不是癫痫,而是孩童中暑引发的惊厥。

孩子在地上抽搐不止,凰歌清理了孩子口中的呕吐物和脏污,防止溅入气管噎死,又让掌柜的拿了软木给他咬着,以防他抽搐之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公子,现在怎么办?钱大夫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掌柜的看着小小的孩童僵硬地抽搐成一团,心疼地道:“如果公子能够诊治的话,小店必定重谢!”

如果人在济世堂出了事情,即便不管他们的事,也有个诊治不及时的罪过,况且,这么小的孩子也太可怜了,他家中的女儿也不过这般年纪,推己及人,掌柜的自然不希望孩子出事!

“重谢倒是不必了。”凰歌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滚烫不已,显然是中暑又高热,人便皱眉道:“可有纯度高的酒?准备清水和酒以及毛巾,拿回来给我!”

“有!有!都有!”掌柜的赶紧让人拿来,递给了凰歌,忧心地问:“就在地上诊治吗?不如先去旁边的病床上……”

“不用了,床上湿热,还不如地上凉快。”

凰歌其实觉得,老祖宗说的那些接地气的说法很有道理在,有了大地散热,这个孩子的温度能更快地降下来。

凰歌拿水稀释了酒,又浸透了毛巾,脱掉了孩童的衣服,亲自给他擦拭额头胸口和腋下手脚等部位,来回擦拭了几遍,孩子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抽搐也缓慢停止了。

妇人见儿子脸上的潮红已然退去,顿时欣喜不已。

她感激地看了凰歌一眼,才发现这位公子衣料考究,气质高贵,分明不是一般人。

而这样一位公子,竟然亲自跪在地上给她脏兮兮的孩子擦拭手脚,妇人心中顿时感动又羞愧。

她屈膝行了一礼,含泪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来日我们母子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公子的恩情!”

凰歌把她扶了起来,笑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这时,凰歌才吩咐寒冰把孩子抱上床歇息,又从掌柜处拿了银针,亲自给孩子针灸缓解病症。

这个过程中,整个济世堂静静的,人人的注意力都在凰歌的身上。

等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凰歌去了针,孩子也醒了过来。

妇人连忙扑了过去:“狗蛋儿,你可好些了?”

狗蛋儿有些迷茫,浑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就记得自己跟着娘在街口摆摊儿,然后晒得厉害,也难受的厉害,再醒来就在床上躺着,许多人围着他,别的,就记不清了。

但是见娘哭的眼睛红红的,狗蛋儿心疼地去给她擦泪:“娘你别哭,我不难受了。”

众人见了,都唏嘘不已。

凰歌让白露端了碗温水来,给狗蛋儿喝下去了。

“狗蛋儿,快谢谢这位公子,是这位公子救了你的命!”

妇人眼圈红红的,心中却欢喜不已,怂恿着狗蛋儿给凰歌磕头。

狗蛋儿也很乖巧听话,从病床上爬下来,恭恭敬敬地凰歌磕了三个头:“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狗蛋儿虽然面黄肌瘦,可是隐隐看的出眉清目秀来,况且这孩子眼神之间自带了一股倔强和不服输的气势,人又孝顺,凰歌看着很是喜欢,便想帮助他们一下。

白露见状,便拿了钱袋子给那妇人:“这些银子是公子赏给你们的,租个店面什么的做点小生意,大热天的,不要带着孩子在外面遭罪了。”

妇人又惊又慌,哪里肯接:“公子已经救了我孩子的命,我怎么还能收公子的银子?这使不得……”

凰歌摇了摇头手中的折扇,笑道:“这不是给你的,是狗蛋儿这孩子合我的眼缘,我不忍心他再受苦。”

妇人这才含泪接下了:“不知公子贵姓?也好叫我们母子来日报答。”

凰歌当然不会说自己的姓名,淡淡地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如此。”

掌柜的见他实在不愿意透露姓名,便让人拿了避暑的药来:“公子既然不愿,你也不必强迫,日后过好自己的日子惦记着公子,就是对公子的报答了。”

见妇人还欲言又止,掌柜的连忙把药塞给她:“这些都是用来避暑的,回去熬了给孩子喝,听公子的话好好生活便是。

妇人含泪接了,谢过众人,才带着狗蛋儿离去。

狗蛋儿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凰歌,忽然又跑回来磕了个头:“公子,我记住你了,来日我必定报答!”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