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无删减全文,主角云倾北冥夜煊-书格格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无删减全文,主角云倾北冥夜煊

小说名: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主角名:云倾北冥夜煊

简介:更是在警告云倾,唐堇色会邀请她进英皇,仅仅只是因为她姓云,并不是因为她这个人。对于云城所有人来说,她依旧没有任何价值,贱如草芥,不值一提。一直未曾理会这两人的云倾,终于将视线落在了云千柔身上,冰冷一笑,“云千柔,你是智障吗?”云千柔眼眶里顿时坠下泪来,“倾倾,我是为了你好,唐堇色是我们云家的死对头,他对你不安好心的,你别被骗了……”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第11章

云倾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 ,“唐总是不是骗我,我自己会判断,而且,云千柔,究竟是谁给了你自信,让你觉得,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还会因为你假仁假义的几句关心,就在你和唐总之间,选择相信你,疏远唐总?

她冷冰冰的瞥了眼陆承,“你身边那位眼盲心瞎的陆家大少爷吗?”

云千柔脸色霎时间一僵。

“还是说,你其实是在害怕……“云倾目光极冷,玩味地笑起来,“我还没开始,你就怕到失了智,这以后的日子还这么长,你得怕成什么样子?”

云千柔的表情彻底僵在了脸上,就连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陆承原本正盯着连个眼角都没给他的云倾看,闻言,俊朗的脸上出现一抹怒气,“别说了!千柔,云倾要自甘下贱,你又何必为她担心?她这样的人,就是死在外面,也是自作自受!”

云千柔低下头,掩饰住眼睛里的狰狞,柔声哭诉,“可若是放任倾倾去英皇,万一她被人利用,连累云家和陆家,怎么办?”

唐堇色讥诮地笑出了声,“云大小姐,你太高看你们云家和陆家了。”

云千柔面色阴冷地盯着唐堇色,微微咬牙。

唐堇色勾唇一笑,商业霸主的强势与冷酷,一瞬间显露无余,“我要弄死云家和陆家,只需要抬手轻轻一推,你们云家和陆家瞬间就得玩完,利用一个小孤女……你当我唐堇色是什么人?”

他看了眼脸色阴沉的陆承,眼底透着几丝不屑,“还有,我不是这位愚蠢的陆家大少爷,你的把戏还是对着他卖弄吧,怪恶心人的。”

说完,他仿佛没看到云千柔陡然泛青的脸,转过身,抬手做了个优雅的绅士礼,“请吧,云倾小姐。”

云倾欣赏了片刻陆承和云千柔难看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离去。

云千柔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眼底的阴毒几乎要溢出来。

陆承面色铁青,恼怒的同时,心底又忍不住生出疑惑,“唐堇色为什么会邀请云倾进英皇?”

云千柔抬手捂着脸,遮住眼底的阴冷,语气里尽是自责与伤心,颤声道,“都怪我,倾倾被赶出家门,身上什么都没有,为了上位,也为了报复我们,只能继续利用美色……”

陆承想起云倾那张美貌如花的脸,脸色顿时扭曲起来,“该死的云倾!”

……

两人回到帝皇。

云倾走到车前,转身对着唐堇色微微一笑,“今天多谢唐总,我先回去了。”

唐堇色亲自拉开车门,笑的风情万种,“云二小姐,你以后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为了我的小命着想,请你千万别在乱跑了……”

这位小祖宗要是他的地盘上被人欺负了,北冥夜煊绝对第一个拿他开刀。

云倾看着唐堇色眼底的警告和冷意,明了对方是担心她会因为陆承和云千柔难过,恹恹地解释,“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人,是没有资格让我伤心的。”

能被那对渣男贱女伤害的云倾,已经死了。

对于现在的云倾来说,他们只是仇人,仅此而已。

唐堇色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更盛,对云倾的敏锐和果断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被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对陆承藕断丝连,不肯下狠手,那她就配不上北冥夜煊。

那样尊贵无双的男人,怎么能沦为其他男人的备胎?

即便北冥夜煊喜爱她不在乎,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云倾弯腰钻进车里,开车回了城堡。

她刚走进客厅,老管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将一个名贵的首饰盒子递给她,“这是上午送过来的,少夫人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让他们重做。”

云倾道了谢,素白的手轻轻地打开盒盖。

就见一条精致的项链静静地躺在名贵的天鹅绒上,雕刻成了星状,光芒四射,闪烁着低调奢华的光。

正是那颗莲青色的宝石。

云倾眼睛一亮,喜爱的表情毫不掩饰,“我喜欢,谢谢林叔。”

她将项链带上楼,收进抽屉里,休息了片刻,起身走进了书房。

娱乐圈她了解的信息太少,想要找到一个符合云倾剧本中的女主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另外一边。

陆承回到陆家。

陆夫人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就问,“找到云倾了吗?”

陆承抬手松了一下领带,冷哼一声,“找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陆夫人沉了脸,“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陆承神情高傲,想到云倾今天的冷淡,面色有些不好看,不以为意地问,“妈,她跑不了。”

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云倾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他稍微给她点好脸色,云倾每次都会巴巴地倒贴上来。

在陆承心里,从来只要他甩云倾的份。

云倾是绝对不可能忤逆他的。

陆夫人面对儿子的冥顽不灵,十分不满,重重一拍桌子,冷笑,“你是真的以为云倾不会生你的气是吧?从你悔婚到现在,她主动来找过你吗?女人一旦死心,狠起来可比男人无情多了,你就继续捧着云千柔,等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了别人家的,有你哭的时候!”

陆承见陆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皱了皱眉,沉声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找她。”

***

北冥夜煊晚间回家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少夫人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吃晚饭。

北冥夜煊鸦黑色的长睫颤了一下,抬步上楼,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云倾。

暖黄色的灯光下,少女卷缩着纤细柔-软的身体,双手规规矩矩地枕在脸侧,洁白的容颜晕染着安静甜美的味道。

地毯上散落着看到一半的书籍。

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边,半蹲下修长的身体,垂眸凝视着娇美漂亮的小脸。

她睡得并不安稳,似乎做了恶梦,眉尖蹙着,柔嫩的红唇咬的泛白,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北冥夜煊俯身,将一个轻柔地吻落在她眉眼间,温柔地说,“没事了,睡吧。”

无论她的恶梦是什么,都将从此结束。

天地不佑他,家族不护她,生父不疼她,

他佑,他护,他疼!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