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绝品门卫》全文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绝品门卫,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俊飞苗小菲,主要讲述了:第二天,孙进果然很愁。傍晚下班,拿着厚厚的一摞材料,又跑到老爹这来诉苦。“唉,这真是一天紧一天,还是当初给大公子当助理来的惬意啊。”孙进叹口气。他MBA毕业后,给秦思礼做了总裁助理,说是总裁助理,…

小说《绝品门卫》全文免费阅读

《绝品门卫》免费试读第10章 铁嘴霸王

第二天,孙进果然很愁。傍晚下班,拿着厚厚的一摞材料,又跑到老爹这来诉苦。
  “唉,这真是一天紧一天,还是当初给大公子当助理来的惬意啊。”孙进叹口气。他MBA毕业后,给秦思礼做了总裁助理,说是总裁助理,其实也就是给秦大少买个音乐会的票,泡妞时给妞送鲜花这些生活跑腿的琐碎事。那时他还天天感叹明珠暗投,自己的雄才大略都被埋没了。现在干了副部长,却又压力大的受不了了。
  “嫌松快是你,嫌累也是你,谁知你想怎么好。”老孙头没好气,摆弄他的盆景。
  “你不知道啊老爹,过几天大老板亲自要来,召开大会。秦总要我拿出下一步公司的发展规划。我熬夜加班,做好了开发新城的规划。谁知今天看了说规划不能是预想,要做成具体可行的实施方案。”
  没人接茬,老孙头摆弄盆景,李俊飞看报纸。孙进只好自言自语的接下去。
  “要什么方案啊,就是买地呗。资金筹集,成本控制,投标谈判,这些我都做好方案了啊,还能怎么具体。”
  孙进说的凄苦,老孙头不忍心,冲着李俊飞努努嘴,对孙进使了个眼色。
  “哎,飞哥,飞哥。”孙进贴到李俊飞身边。“飞哥,关键时候,你往往都有好主意的。怎么样,这回能有什么法子过关吗,拉兄弟一把吧。”
  “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怎么帮你,再说了,这什么规划什么战略的,我也不懂啊。”
  “哎,不需要不需要,你只要想法子让我能过女秦总这一关就ok了。”孙进摇手道。
  “哎呦,”李俊飞搔搔头,“难,最近也没喝啥好酒,脑袋瓜有点不灵光。”
  “哎~,”孙进看有望,嘿嘿笑道,“就知道你好这么口,等着你呢。前几天我同学刚从法国给我带回来一瓶小拉图,便宜你了。”
  “嘿嘿嘿嘿”李俊飞合着孙进满足的笑了起来。
  “哪,这些是新城区地王还有几家公司的资料。主要是木山集团和先锋集团的。”
  孙进丢下一摞资料,无事一身轻,“拜托了飞哥,我赶时间,走了啊,小丽还等着我逛街呢。走了老爹。”
  李俊飞这一天过的,那是充实无比。老孙头把门卫的活全包了,让他在屋里潜心研究资料。直到傍晚,老孙头吃了饭,要给李俊飞带饭,被严词拒绝了。
  憋闷了一天,怎么也不能再窝在屋里一夜了。
  天色已晚,街头灯火流光溢彩。吃过晚饭的人们也都纷纷出来遛弯散步。此时除了大排档,也正是步行街最热闹的时候。
  各色小贩的叫卖此起彼伏,李俊飞安步当车,在步行街晃荡,很是享受这种喧嚷热闹的市井生活。
  “哎,这位小哥,我看你器宇不凡,龙骧虎步,不是凡人啊。”李俊飞正走着,忽听旁边有人搭话。
  扭头一看,路边卖头花饰品的摊位边,一张桌子,铺着蓝布,桌后坐着个老头,老头不算太老,板寸头挺精神,一张方脸,唇上黑白相间的短髭须,直没到嘴角。
  李俊飞瞅瞅周围,像是在跟自己说话。看样子像个说书的,要不就是算命的。不过算命也没个招牌卦筒的,说书也没个响木折扇,关键是,在这大路边说书,他有人听也没地站啊。
  “小哥,就是说你呢。”老头一招手。
  李俊飞一乐,迈步过去。“算命打卦?”
  “然也。”老头卖了句文词,眼中大有孺子可教的神色。一俯身,从桌角处拿出一个短棍,一折开,往半空一举,一按机关,吧嗒一声,白底黑字的布招牌呼啦一下子迎风招展开来,上书几个大字:“铁嘴神算”。
  “防城管。”这位铁嘴神算交代了一声。李俊飞哈哈一笑,心说这老头倒有创意。这边老头已经收起了招牌,折叠好又放在了桌腿处。
  老头刚要开口继续,李俊飞已经掏出10元钱递过去,转身欲走。听个老头胡咧咧,哪有看美女来得爽。不过老头这创意倒是蛮有意思,新鲜,值这十块钱。
  谁知老头一愣神,没接。“小哥,糟践人呐。”老头有些恼怒道。
  李俊飞愕然,嗬,胃口不小,竟然还嫌少。谁知老头接着道:“我铁嘴霸王行走江湖,凭的是铁嘴直断,实在功夫。三教九流,皆在命数之中,听我一算,保你命途亨通。你现在听都不听,显然不信,又给我钱,是可怜我吗?”
  李俊飞被老头一番话说的倒有些不好意思。
  “算得不准,分文不收。你现在不信,我更不会收你钱财。不过,我现在断你一卦,十步之内,必有桃花。信与不信,顷刻便见分晓。”
  老头慷慨激昂,自信满满,倒把李俊飞又逗乐了。“好好,要真有桃花,我就在桃树下守着,摘个大桃给你老头吃。”
  转身往前走去。正寻思着这老头挺有意思。一阵喧嚷声传来,抬头一看,前方不远处的角落里,一群人围在那里,不知正干什么。
  左右无事,李俊飞走过去看热闹。钻进人群一看,是个卖古董、工艺品小玩意的摊子。铺在地上的毡布上,摆放着陶瓶瓷罐,五彩六色的,倒是蛮好看。
  两个身姿苗条的美女,正在和看摊的老板理论。两个美女衣着光鲜时尚,气质华贵,为首一个,长发披肩,白体恤、牛仔裤,美腿修长,凹凸有致,脸色因为因为争论而涨红,胸膛上下起伏着,让人眼晕。
  旁边那位,也涨红着脸,正和摊主理论。束着长发,也是T恤、牛仔热裤,一双光滑白嫩的大长腿肆无忌惮的裸露着。
  不是别人,正是新任秦氏总裁秦思涵和助理李思思。
  李俊飞没做声,悄然打量了下形势。
  这位摊主可不一般,歪嘴斜眼,大裤衩、运动鞋,个头倒是不小,胳膊上刺龙画凤,显得凶神恶煞。
  旁边还有个帮腔的,瘦干个头,脖子上却带着条大金链子,大晚上,脸上却还卡着副墨镜,显得不伦不类。
  小个子倒是牙尖嘴利:“明明是你们没拿住,摔碎了雄哥的古董,还想赖账,告诉你,不赔别想走,赶紧赔钱。”
  李思思不让,“你胡说,明明是他故意丢的,关我们什么事,想讹人也不带这样的。”
  两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原来,秦思涵晚上无事,多年后重回通港,就约了李思思出来逛逛夜市。
  她是豪门千金,自然不会对那些几十块钱的耐克阿迪等夜市名牌和那些耳钉饰品什么的感兴趣。逛到了这处卖古董小玩意的摊位,看着五颜六色的各色小玩意,禁不住新鲜,就停下来看看。
  她们不知道,现在摆地摊卖这些所谓古董玩意的,多半都非善类。专门就是讹诈不懂又好奇的人。
  摆这摊子的,正是这片干这行的老手,赖雄和瘦猴。两人一见秦思涵两人,小心肝狂跳,口水乱咽,两双色迷迷的小眼上上下下在人身上扫来扫去,扫去扫来。尤其是瘦猴,更是凭借墨镜的遮挡,哪里凸哪里凹就专往哪里扫,心里急次吧挠,牙根咬得嘎嘣作响。
  秦思涵看到个五彩的茶缸大小的陶瓷缸子,要看看。赖雄两人这才收回心思,开始干活。拿起缸子递给秦思涵,秦思涵伸手要接,还没到跟,啪嗒一声,赖雄撒了手,缸子掉落在地,碎成了几半。
  “哎呀,我的成化斗彩缸啊。”赖雄捶胸顿足,做痛心疾首状。
  “喂,我还没接,你干嘛松手啊。”秦思涵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还想解释。
  赖雄两人根本不听,吵闹起来,很快便聚集起了一圈人。
  秦思涵两人不想麻烦,想息事宁人,掏钱了事。
  谁知赖雄两人早看到她俩是个不懂行的雏,又见两人气度不凡,明摆着是有钱人家,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两万,秦思涵给加到一千,两人还是不依不饶,横下心来今晚要发个大财。
  秦思涵两人倒是拿得出这钱,但不是这般被讹诈法,互不相让,争执起来。
  “拿钱吧,要不别想走,报警你就报,一样,反正得陪钱。”瘦猴喊道。
  赖雄已经堵住两人去路,抱着膀子,更显得胳膊粗壮,面目狰狞。
  秦思涵两人脸色涨红,想走,这个粗鄙的混子拦住了,不走,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也没法解决这事。
  赖雄猥琐的笑了笑,低声道:“小妞,不赔钱也行,今晚陪哥哥玩玩,这事就算了。”
  “你!。。。无耻!”秦思涵气的浑身发抖。
  周围的人都挤着站在那,也不嫌热,都眼含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热闹。其实众人心里都明白,两个女孩是被讹诈,可是谁也不愿出头,更有心思龌龊的,盯着秦思涵两人的身材,还巴不得两个痞子把两个女孩的衣服给扒了呢。
  赖雄一看两人俏脸绯红,禁不住心里的火热,一张长毛粗胳膊,就要上来抱住两人。
  “慢着!”一声暴喝传来,不怒自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