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绝品门卫李俊飞苗小菲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好看的小说《绝品门卫》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俊飞苗小菲,主要讲述了:马长发略一沉吟,歪头对身边的酒店经理低声说了几句。转而冷声对赵冠华道:“赵科长,你也算是大中的领导干部了,注意下自己的公众形象!”转身走了。赵冠华呆立当场,他不明白,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马行长,怎么一…

绝品门卫李俊飞苗小菲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绝品门卫》免费试读第4章 猪拱好白菜

马长发略一沉吟,歪头对身边的酒店经理低声说了几句。转而冷声对赵冠华道:“赵科长,你也算是大中的领导干部了,注意下自己的公众形象!”
  转身走了。
  赵冠华呆立当场,他不明白,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马行长,怎么一下子疾言厉色了,看样子,这位不次与行长的实权人物,对自己是很不满意啊。
  酒店经理已经走了过去,对两个保安挥手怒道:“还不快下去。”
  “真对不起,李先生,他们无知,不知道您是马先生的贵客,惊扰到您了。”
  众人都散了,赵冠华和狐朋狗友们也早溜之大吉。
  不多时,经理又亲自上了两杯酒,说是给先生女士压压惊。
  苗小菲笑意盈盈,她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对眼前这个星目剑眉的年轻人充满了神秘感。
  “你看着我干什么。”李俊飞苦着脸,看着眼前的两杯酒问道。
  “雷锋姓李吗?”苗小菲问道。
  “是啊,叫李俊飞。”
  苗小菲扑哧一声笑了。
  “你苦着脸干什么,这是毒药吗,难道他们要报仇毒死咱们?”
  李俊飞抬起头,一脸愁容,“还能喝吗?”
  苗小菲脸烫的厉害,酒都到了嗓子眼。摇摇头。
  “你看,今天这蹭酒喝的实在有点多,喝不下了。可是不喝吧,又糟蹋了这么好的酒。能不愁人吗。”
  愁了半天,两人还是把酒给喝了,用李俊飞的话说,我舍不得。
  两人互相驾着,晕荡荡的出了门。苗小菲脚步踉跄,干脆就挂在了李俊飞肩上。
  “你去哪儿,我送你去。”李俊飞道,能心无顾忌的喝的开心,这是许久没有的事了。
  热风吹来,苗小菲还没说话,酒劲上涌了,蹲在地上哦哦的干呕不已。
  这是没法走了,李俊飞无奈,拦了辆出租,架着苗小菲上了车。
  出租车司机一脸胡子茬,一看两人这样,心里明镜样,泡马子灌醉了拉去开房的。
  一看李俊飞,衣着寒酸,肯定没自己有钱,长的也不咋地,最多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帅。
  再看苗小菲,脸蛋绯红,肌肤白嫩,薄薄的连衣裙下,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
  咽了口唾沫,心里骂道:“妈的,好白菜都叫猪拱了。”
  狠狠一脚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喂,你家在哪。”李俊飞见苗小菲昏昏欲睡,忙摇了摇肩,问道。
  “嗯。。走。。。”苗小菲歪着身子,昏沉沉的,黑发凌乱的散在脸上。
  “没看出来,还是个狠角色,灌醉了不去开房,居然还要去人家干,有种。”司机心道。
  李俊飞看苗小菲已经不省人事,摇摇头。“去最近的宾馆。”
  “装b的货,最后还不是去开房。”司机忿忿的又是一脚油门,绕了一大圈,把李俊飞放到了一家五星级宾馆前。
  心说不能啥好事都让你占了,我让你小子也放放血。
  李俊飞混没在意,翻开苗小菲的包,里面手机、女人用品、银行卡,还有两千多块现金。
  付了车钱,拖着苗小菲直奔前台,拿苗小菲的身份证开了房。前台看他的眼神写着四个字,人神共愤!
  心说禽兽啊,灌醉了人家要干人家,居然还拿人家的身份证花人家的钱开房,吾等鄙视之!
  电梯一晃荡,苗小菲再也坚持不住,刚进房间,呜呜的大口吐了出来,李俊飞猝不及防,苗小菲身上,连自己身上吐得到处都是。
  美女是不假,可是美女也食人间烟火,吐出来的这味也让人受不了。
  苗小菲吐完安生了,趴在地上呼呼的熟睡了。李俊飞无法,跳着脚先去卫生间把衣服脱了,只穿了个短裤,擦了一下。对着地上的苗小菲却犯了难。
  略一犹豫,俯身把苗小菲抱到了床上。连衣裙质地很薄,宽肩吊带,轻轻动作,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
  内衣上也都是污渍,李俊飞伸手到背后解开了扣子。
  啵的一下,李俊飞热血上涌,青春健硕的身体,已经许久没有接触女人了,只觉得口干舌燥,赶紧拿起湿好的热毛巾给她擦身。
  昏睡的苗小菲受到巨大的刺激,“嗯嗯、啊啊”的含混不清的哼叫着。
  再也受不了了,李俊飞用毛巾胡乱的在苗小菲身上抹了两把,盖上了毯子。
  自己赶紧跳回卫生间,打开凉水,兜头浇了起来。
  好半天,体内的才平息下来。李俊飞回到房间,苗小菲正发着轻微的鼾声熟睡,黑发散乱着,别有一番韵致。
  李俊飞看的情怀大起,掀开毯子,钻了进去。
  擦洗过的身子柔滑细嫩,因为喝酒的缘故啊,热热的,房间空调打的冷,反而格外有种温暖。
  李俊飞刚想张臂抱住,熟睡的苗小菲自己却张开手脚,一把抱住了李俊飞,仿佛熟睡的女孩子抱着毛茸茸的大玩偶。
  李俊飞怕自己白浇了半天的冷水,弄得晚节不保。忙分散注意力。
  回想这一天,许少雷、马行长,苗小菲,又想起凶神恶煞的保安,蹬三轮车的清洁工,凡此种种,转而又想起自己小时候,花白头发的干爸,奶声奶气的小妹,酒劲也慢慢上来,不觉睡着了。
  不知何时,轻微的啜泣声传来。李俊飞一激灵,一股凛冽杀气骤然而升,如睡狮骤醒,猎豹夜伏!
  还在酒店房间。天已经黑了,窗外的霓虹灯光投射进来,房间里朦朦胧胧、光影斑驳,如梦似幻。
  李俊飞松弛下来。原来是苗小菲,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裹着毯子,正蜷坐在床边默默啜泣。
  刚醒来时苗小菲一激灵,不知自己这是在哪里的床上。再触手一摸,自己浑身光溜溜的,搂在一个光溜溜的男人身上!
  她一下子惊醒了,窗外的月光投射进床窗来,她一下子看清了旁边这个男人宁静熟睡的脸,李俊飞!
  苗小菲霍然起身,望着身边这个睡得无比祥和宁静的男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洁之身,难道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就没了?
  再一摸,自己的衣裤还在,而且,虽然上身光光,但身体并没有受过侵犯。
  好半天,苗小菲才回顾过这荒唐的一天来。
  李俊飞只穿着一条短裤,正四仰八叉的睡在边上。窗外的灯光透进来,照在年轻人棱角分明的脸和青春健硕的躯体上,仿佛一幅静止的素描雕塑。
  光光的,自己,他也是。就两个人。苗小菲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脱了衣服。连内衣都脱了。
  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多年,居然一面之下,都被这个男人看了摸了。苗小菲开始又羞又恼起来。
  自己的公司,自己纯洁如玉的的身体,一天之内,都失去了。
  苗小菲再也控制不住无助和委屈,低声啜泣起来。
  “我说,别这样啊。怎么还哭了。我可没那怎么着你啊。”
  苗小菲发现李俊飞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探头正盯着自己,黑暗中,一双眼睛贼亮贼亮。
  “你有,什么都叫你看了。”苗小菲裹紧了毯子,委屈道。虽然委屈,但眼前这个男子却并不让自己讨厌。
  “好吧好吧,看了就看了。虽然我没怎么着你,不过你要让我负责的话,我会负责的。”
  “想得美你。”苗小菲怒道。
  “唉,早知刚才还不如怎么着了呢”李俊飞叹气道。
  “你说什么?!”苗小菲又羞又气,嘴一撇,不禁又哭了起来,哪还有一点利落豪爽的女强人风采。
  “你好像有很多心事吧,不妨都说出来,我是个很好的听众。”李俊飞坐在床边,轻声道。
  长期的压抑也需要宣泄,苗小菲对眼前这个男人再无设防,诉起委屈来。
  原来,苗小菲出身贫寒,受够了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所以自小十分要强。从为了凑大学学费开始,就辛苦打拼,为了有朝一日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然而造化弄人,一个女孩子创业又怎能那么容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打拼了几年,这才有了一点成果,有了自己的贸易公司。
  几经壮大,终于在东南一带有了像样的销售渠道,也有了自己的几个品牌。然而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消费市场萎靡,公司日渐没落,虽然苗小菲左支右撑,但还是抗不住大势。
  找赵冠华,就是想贷出一笔款来,度过目前的难关,谁知所遇非人,保守要强的苗小菲自然不会与赵冠华相与,所以成了目前的局面,几年心血,一朝全废,自己的公司看样子也是不保了。
  说到伤心处,苗小菲嘤嘤的哭了起来。
  李俊飞无语。接触虽短暂,但他已经看出,苗小菲干练果断,柔美的外表下其实很是要强,最主要的,有自己的底线,稍加历练,完全可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商界女强人。
  问题的症结,在于她没有找准路子。
  李俊飞点上一支烟,站在窗前。窗外流光溢彩,街市依然车水马龙。对面的夜总会,两个喝的大醉的阔少,扒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的肩膀,正踉踉跄跄的出来。
  “你知道脑黑金怎么发家的吗。”深吸了一口烟,李俊飞忽然问道,没了白天的惫赖嬉闹。
  “一直天天电视上广告那个?”苗小菲望着男人倒三角的背影,一时没明白。
  “对,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黑金。”
  李俊飞继续道:“当年这位大佬破产,负债两个多亿,东躲西藏,比你现在惨多了。”
  “嗯,很传奇的一个人。”苗小菲道。忽的心里一亮,“你说他东山再起的路数适合我?”
  “不错,他这个模式,思路简单,操作简便,资金要求又不高。。。。。。”李俊飞微微一笑,淡然的开始分析。
  苗小菲听得有些入神,这些已经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她其实并不陌生,但经由李俊飞一梳理,她突然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
  “所以,我认为你现在最适合的,就是复制脑黑金的模式。简单实用,永不过时。当然,各个细节你要作得好。”
  “可是,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心血,才建立了现在的销售渠道,还有我的几个品牌,难道都白白扔了吗。”苗小菲心有不甘。
  “知道你为什么屡战屡败吗。你具备很好的条件,就差一点,抓不住重点,不能割舍,所以找不准路子。”
  李俊飞转过身来,朦胧中,亮闪闪的眼睛里升腾起火焰,映出胸口下一片类似神秘图腾的伤疤纹路。
  苗小菲张嘴愣怔,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突然迸发出了一股灼人的力量,威压的自己不能动弹。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把你的销售网络包装一下,高价转卖出去,有了启动资金,再选出一个品牌,我建议就是保健品,然后带着它们,开始你的脑黑金复制之路。成功之后,再考虑其他的吧”
  “我现在哪来的钱包装,你觉得赵冠华还会贷款给我吗。”苗小菲苦笑一下。
  “这就是我的价值所在了。”李俊飞咧嘴一笑。说话间,他已经穿戴妥当。
  “去找他,就说是雷少的朋友。”李俊飞夹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苗小菲。
  烫金片上几个大字:大中银行行长马长发。
  “你原本想贷多少?”
  “30万。”苗小菲答道。
  “找这个人,你要贷100万。”李俊飞掐灭烟头。
  “东南区域的销售网络,好好包装一下,我估计30万足够了。转手卖出,至少,应该能卖100万左右,这样,你大概能有200万的运作资金。足够了。
  有一条你要记住,就是要快,最好明天马上去,争取一周内拿到贷款。夜长梦多,我这个阔少禁不得推敲。”
  苗小菲感觉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压力和迷茫,随着这个男人的一番剖析,已经消失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对未来的明确的规划和立马去实行的冲动。
  她已经深信不疑,这个神秘的男人说的,一定能成!
  “你为什么要帮我。”沉思良久,苗小菲没忘商人的逐利和等价交换原则。
  “呵呵,我帮你了吗?”李俊飞晒然一笑,又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对我来说根本没用的小人缘罢了,相比之下,还是你陪我喝酒更让我感觉有价值。”
  “走了,你睡吧。”李俊飞推门走了,临行前没忘一句:“对了,你真发财了,过意不去的话,可以以身相许,或者给点零花钱花花也是可以的。”
  “我怎么找你?”苗小菲拉起被子,挡着凹凸玲珑的身体,起身喊道。
  “秦氏集团。”背影一晃,怦然一声,门关上了,只余下余音渺渺。
  “秦氏集团,秦氏集团。”苗小菲默默的念叨着,蜷坐在了床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