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赵纯生唐雨晴柳溪画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大小姐的贴身龙王

主角:赵纯生唐雨晴柳溪画

简介:赵纯生本是华夏古老传承龙王的传人,他代表着华夏之魂,肃清一切歪风邪气,正五千年华夏风骨,传承即将泯灭的华夏文化,名传天下。
赵纯生出山,踏上争锋世界,在都市中混的如鱼得水,娇媚多姿的俏美房东,冷傲的青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免费阅读

第1章 我叫赵纯生

  “你确定,你是个好人?”

  

  唐雨晴靠在机场审讯室的椅背上,手指不耐烦的敲打着桌面,一张俏脸上挂着温怒,一脸不善。

  

  而她的身前,一个青年正满脸尴尬的讪笑着,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这青年二十左右的年纪,穿着白色T恤,面容的线条柔和。谈不上帅气,但脸上的笑容却十分干净耐看。尤其是一双眼瞳十分明亮,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只不过此时,他一脸尴尬,正在试图在辩解什么。

  

  “我想,或许,应该是的。”

  

  青年不自然的搓了搓手掌,讪笑着开口,神情明显有些坐立不安。

  

  “应该?或许?这就是你尾随良家妇女的理由?”

  

  唐雨晴抱着双臂,鼻翼中轻哼一声。似乎是因为坐姿的缘故,笔直的警服被撑得鼓鼓的,胸前饱满的白皙几乎呼之欲出。

  

  “是这样的。”

  

  赵纯生郑重的点头,试图打开唐雨晴心中的防备。

  

  “可笑,这么说来你还是好心,我错怪了你不成?”

  

  “赵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根据我朋友所说,你自上飞机便开始纠缠,足足缠着我朋友一路,非要诽谤她得了什么怪病,然后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还会危及生命?莫非这些鬼话难道是真的不成?”

  

  唐雨晴挑了挑眉头,嘴角弯起一抹嘲弄的冷笑。她到要看看眼前这个青年到底要怎么自圆其说。

  

  “嗯,是这样没错。”

  

  闻言,赵纯生更加尴尬了,只不过他脸上满是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

  

  “还没错?”‘砰’唐雨晴身子前倾,粉拳重重的砸在厚实的审讯桌上,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俏脸上的温怒更加阴郁了,弯弯的柳眉轻皱似乎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熟悉唐雨晴的人都知道,这是唐雨晴即将发怒的前兆。

  

  “赵纯生,你注意一下,这里是南城机场的审讯室,而我是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你要知道,这不是在拍电影,就算小溪性子腼腆不会拒绝,但不代表我们所有人都是傻蛋。”

  

  见到面前青年仍是一副固执己见的模样,唐雨晴心中最后一丝耐心都失去了。

  

  她实在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耐看的青年到底是发了哪门子失心疯,心中怀揣着什么样的龌龊想法才会找出这样蹩脚的理由,哪怕面对自己这样一名人民警察也毫无悔改之意。

  

  刚刚,就在刚刚。

  

  唐雨晴从局里好不容易争取到了来机场执勤的机会,想要第一时间迎接从外边旅游散心归来的姐妹兼闺蜜,却没想到见到了眼前这看起来十分和善的青年正在不依不饶的纠缠着柳溪画。

  

  唐雨晴直接冲了上去想要驱赶这只围绕在姐妹身边的苍蝇。

  

  但谁曾想到,这小子不依不饶,嘴里边神神叨叨的说着莫名其妙的鬼话,非要说柳溪画是中了蛊毒,再不医治就要有性命之危。

  

  中蛊,你全家都中蛊。

  

  唐雨晴明显被气得不轻,直接将这小子丢尽了审讯室。

  

  但可惜。

  

  眼前这名为赵纯生的青年根本是油盐不进,一副我在做好事,你错怪了好人的模样,几乎让唐雨晴抓狂。

  

  唐雨晴本就是火爆的性子,否则依照她警察世家又有一个高级督察的老子早就高升了,不至于当了警察几年的时间仍是一个小小的警员。

  

  “我说的是真的,那位小姐的确是中了蛊,显然是得罪了什么人。另外我猜测,她一定是刚从苗疆那一带回来,而且呆的时间并不长。索性这蛊毒并非是什么太要命的事情,只要及时祛除就可以了,不过若是拖得久了,的确会对生命造成一定的危害,甚至死亡也有可能。”

  

  赵纯生眨巴眨巴眼睛,颇为认真的说道。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在唐雨晴胸前的波涛起伏处扫过,赵纯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避过面前这警花审视的目光,希望自己的解释能够让唐雨晴能够正视自己的话,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他再次试图打开唐雨晴心中防备的心结。

  

  “哼!”

  

  唐雨晴再次冷哼一声。

  

  见状,赵纯生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小妞也忒自我感觉良好了一些。

  

  多少人求着他看病不惜倾家荡产他都未曾松口同意过,谁曾想到有一日他上杆子要帮别人解决麻烦,还要被接二连三的阻拦?

  

  赵纯生怎么也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出于好心的出言相劝会莫名其妙的被丢到了审讯室,这完全与赵纯生心中的打算并不符合。

  

  若不是赵纯生实在不忍心看到一个纯白无暇的小白花就那么香消玉殒的份上,他才懒得搭理,早就撒丫子走人了。

  

  只可惜赵纯生谨小慎微的模样清晰的被唐雨晴捕捉,后者脸色更是一片冷硬,唐雨晴更加气的抓狂。

  

  “赵纯生,请收起你这幅的嘴脸,严肃一点。”

  

  “我可不是那些初入社会的毛头丫头,实在见过太多你这样不择手段的追求者,但是这样下三滥的搭讪手段我唐雨晴还是生平仅见。但是,小溪是我的姐妹,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的人去纠缠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请你不要再说了,否则我会告你诽谤。”

  

  唐雨晴的俏脸完全冷了下来,一双秀目写满了厌恶。

  

  如果说原本她还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异常顺眼的青年有着不小的好感的话,那么现在,眼前这个名为赵纯生的青年如此死皮赖脸的坚持,让唐雨晴心中仅有的好感彻底消耗殆尽。

  

  这小子要么是在装傻充愣,要么就是傻的可恨。

  

  “唐雨晴姐,要不算了吧。这位先生可能是医生,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唐雨晴姐你还是不要追究了。”

  

  恰是在这时,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如同叮咚的泉水一般响起,这声音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酥软感觉,不由得让赵纯生感到一阵温润的感觉。

  

  开口的是站在审讯室外一个娇俏而立的白衣女孩,显然是两人争论的女主角。

  

  她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挑,黑发及肩,一席洁白的长裙微微轻摆,完全将女孩的空谷幽兰的气质衬托出来。

  

  如果说眼前这个身材火辣的警花是一朵妖娆妩媚的带刺玫瑰,那么这身着白裙的柳溪画则是一朵纯白无暇的小白花一般惹人怜爱。

  

  也难怪唐雨晴会先入为主的认为赵纯生是登徒子的这种想法。

  

  柳溪画温婉柔弱的模样的确能够轻易的激起男性的保护欲望,加速雄性动物身体中的雄性荷尔蒙分泌。就算是赵纯生曾经见识过无数风情万种的女人,眼前这一位的确也足以因人无限遐思了。

  

  “就你这个小妮子心软,这小子恐怕不是什么个好东西。”

  

  “医生?他也配?哪有医生会满口的鬼话,尽说些邪术蛊毒这样的东西。”

  

  唐雨晴颇为无奈的瞥了一眼柳溪画,一副早就知道是这样的模样。对于柳溪画这位闺蜜的柔弱性格,唐雨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气苦。

  

  “那么,多谢柳小姐。”

  

  赵纯生转头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柳溪画一怔,见到赵纯生丢过来的干净笑容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淡淡的红润沿着柳溪画精致的五官一直蔓延的脖颈,如同是红透了的水蜜桃般鲜嫩多汁,美艳不可方物。

  

  赵纯生的目光下意识的被吸引,其中颇有侵略性的在少女含苞待放的娇躯上扫过,没来由的一阵心猿意马。而柳溪画似乎是感受到了赵纯生的目光,不由得俏脸更红了。

  

  好纯洁的小白花儿啊。

  

  赵纯生咕嘟咽了一口吐沫,心中想到。

  

  “你,你,你。你这小子注意点场合,不要挑衅警察的底线,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唐雨晴恶狠狠的瞪了赵纯生一眼,牙齿咬的嘎嘣嘎嘣响,心中更是盘算着是不是给这个死皮赖脸的登徒子几分颜色看看。连自己的闺蜜都敢调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溪,就知道你在这里。”

  

  就在唐雨晴觉得自己快要压抑不住心中怒气的时候,一个带着明显调笑意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